生活的故事|温暖的冬天,四叶草的感恩故事,小男孩用钢笔画的

小时候

爸爸常给我讲四叶草的故事

四叶草会给人带来好运

找到四叶草的人终将获得幸福

可是我的爸爸没能找到他的四叶草

他因为患多囊肾导致肾衰竭

在血液透析2年后

49岁就离开了我们

先天性多囊肾是一种遗传性疾病

我默默祈求命运女神的眷顾

但这次“四叶草”的幸运并没有眷顾我

20岁的时候

我也被确诊为先天性多囊肾患者

47岁的时候,我的血肌酐已经升到695umol/L,确诊为肾衰5期,尿毒症。确诊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到当地医院肾移植科去排队配型,术前评估光抽血就十几管,涉及很多体检项目。拿着“沉甸甸”的体检报告,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这么了解自己过。后来咨询了很多医院科室,进行术前评估。各位专家都从各个角度给出了专业的建议,我思考良久,有憧憬,也有顾虑。但其中一个主任跟我说的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他说,“是手术就有风险,但肾移植手术获益太大了,值得一搏,祝你好运。”

就这样,一边进行血液透析,一边不放弃工作,有时身体比较虚弱,但我仍然坚持奔跑在各个医院之间进行体检,排队等待肾移植。透析了4个月的我,在这一刻似乎特别理解了父亲当年所有的不容易,看到了不同命运的挣扎,也慢慢释然早年失去父亲的心结。在这期间,非常感谢血液净化科的医生们给予我的开导和支持,让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2021年1月26日

我记得很清楚

因为这是被“幸运”光顾的日子

在这一天

我接到了中日友好医院

泌尿外科肾移植团队的电话

终于等到了和我匹配的肾源

手术前签署知情同意书是必经的过程,大夫跟我和我爱人详细讲解了手术中和手术后的风险。我貌似很镇静,但当时大脑是很空白和懵懵的。有的风险我之前根本没听说过,我不得不启动自我保护式信息屏蔽,就是都听到了,但都刻意不让自己多想,信任医生就好了。

手术前夜安稳地睡了一大觉,早上醒来旁边床多了一个姐姐,她将和我先后接受手术,我们是同一个供体。上午快11点钟,手术车来接我了,主管大夫跟在推车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加油!”我跟大夫说,“您辛苦了!”

手术室很大

顶上有四面环绕的玻璃窗

窗外站着几个大夫

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这恢弘的手术室

就被麻醉得不省人事了

“我腿抖,屁股抖,嗓子哑”。我就这么叫喊着从麻醉中醒来,听见麻醉大夫说,“好,接着喊,血钙不低,插管就会嗓子哑”。我正琢磨着还要喊什么的时候就被大夫们麻利儿地推回病房。这时已经下午7点左右了。

第二天当主任和主管大夫再次微笑地出现在我的病床前查房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在他们身上闪耀着的光芒,温暖照亮着我们每一个患者。

术后5天左右肌酐降到正常范围,三周后就顺利出院了。到现在快10个月了,身体恢复的过程中,经历过两次泌尿系感染引起的发烧。在医生的指导下,都得以纠正,体力和脑力也都基本恢复到肾衰之前的状态了。

中日友好医院的肾移植病友微信群里,医生护士定期给大家发送移植术后教育的科普资料,每月上公开宣教课。医院社工还给我们组织了肾友线上活动,非常暖心地带领着我们做手工,画画儿,练习冥想。我们倾听着彼此的故事,互相鼓励喝彩,每个勇敢拼搏过的人都是令人佩服的。清明节病友们都在微信群里自发的祭奠捐献器官的逝者,病友们因为都被给予过大爱,都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在这里被治愈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灵。病友称术后是“持久战”,此话不假,治这个病不但需要勇气,还要学会超级自律并要调整好心态。这并不容易,是需要我们不断在实践中体会、觉察和纠正自己才能做到的。

我的人生计划表因为得益于现代医学的进步和国家器官移植技术的普及而延长了到达终点的时间,使我可以继续追求成长并回馈社会。我想,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四叶草”。

愿你我都能珍惜生活的每一天

在有限而宝贵的生命中活出自己的精彩

策划 医务处 宣传处 泌尿外科

供稿 医务处 北京枫林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文字 四叶草 谢敏丽

插图 王子彧(11岁) JiYe

审核 应娇茜 张燕 王燕森 蔡莹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